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凌晨一点多,凯宁家中后阳台铁窗的避难口呀的一声,被一只手推开来,一个小偷从没锁的避难口爬了进来。先在客厅里蹑手蹑脚翻了一阵,搜出抽屉里的几千元,看到主卧室门没关,又无声无息走进去,想再搜些值钱的东西。床上的凯宁忽然发出呻吟的声音,小偷吓了一跳,这才注意到一个只穿着胸罩和孕妇内裤的大肚子孕妇躺在床上睡觉,一张薄毯子掀开在一旁。凯宁一向喜欢只穿胸罩和内裤睡觉,即使现在挺着三十六周的大肚子也是一样。短发的凯宁仰躺着,一手搁在右乳上,另一手放在张开的修长双腿间,孕妇内裤的裤裆上;她双眼紧闭,口中仍发出低声呻吟,他注意到凯宁潮湿一片的泛黄内裤裤裆上,浓密的黑色阴毛清晰可见,没有里衬的薄丝棉胸罩罩杯裹着她不大但浑圆的乳房,半透明的罩杯遮不住深色的乳晕和挺立珠圆的乳头。「这个漂亮的大肚婆挺性感的,该有八九个月了吧,以前从来没有干过孕妇,今天想不到还有机会可以尝尝新滋味」他裤裆里的阴茎早就硬了起来,轻触了凯宁双腿间圆凸隆起的阴阜,内裤湿漉漉的,熟睡的她浑然不觉,任他摸了一会儿。那小偷到外面拴上大门,又回到主卧房,隔着溽湿而变得几乎透明的孕妇内裤裤裆,爱抚亲吻凯宁湿热的下体,双手也不老实地捏着她薄薄的胸罩底下,硬挺膨胀的乳晕和乳头……凯宁睡梦之中,恍恍惚惚似乎又回到更衣室的厕所里,婷瑜的嘴将她潜藏的慾望一股脑全吸了出来,她的下身不禁又用力起来,接近透明的黏液随着下体一阵阵抽搐涌出,全身酥麻无力的凯宁忘情地呻吟起来。婷瑜的唇又贴在她发胀的下身,吸尘器般地将她的慾望和润滑液吸出来,她觉得婷瑜比下午更狂野,竟然开始用牙齿咬啮着她的阴唇,甚至用力到让她觉得疼痛。她张开眼,怎么看到一个男人趴在她双腿之间亲吻她的密穴。凯宁惊叫一声「你是什么人?」小偷抬起头来,用被子蒙住凯宁的头。她惊恐地问他:「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他淫笑了一声,只回她短短五个字:「我来干你啊」接着他便厉声命令她:「脱掉你的内裤﹗」他的魔爪仍抚弄着她的阴蒂和阴唇,凯宁吓得哭出声来:「拜托你不要强奸我,我已经怀孕九个多月,再四个礼拜就要生产了!」她想挡住他在她身上肆无忌惮乱摸的双手,但他的力气比她大多了,凯宁根本无力抵抗。她惊恐地全身发抖,但他在她阴部、双乳、和浑圆肚腹任意游窜的魔手,却仍然激起一个挺着三十六周大肚子的孕妇的正常生理反应。凯宁觉得很害怕,一直哀求他:「我肚子这么大,马上就要生了,你这样会伤害到小孩子,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要钱我可以再拿给你」他的手不停在她下腹和大腿间游移,揉捏爱抚她开始胀大的阴蒂和阴唇,他的动作并不粗暴,反比中午猴急的杨医师更加温柔。凯宁一面颤抖,一面却感觉到下身又有电流通过,睡前稍微变干的下体又慢慢潮湿起来。他抬起伏在她大肚子上亲吻的嘴巴,兴奋地开口:「我知道你快生了,我就是要尝新鲜干个孕妇,让你也爽一下!你乖乖听我的就不会伤到小孩子!」说完又趴到她双腿之间,隔着泛黄微湿的孕妇内裤裤裆,温柔地吸吮舔弄凯宁的下体。她薄如蝉翼的孕妇内裤裤裆潮潮的,混合着尿骚味和爱液特有的强烈味道,让他兴奋极了,越来越用力吸吮亲吻。凯宁吓呆了,张开的修长双腿僵在那儿,任由他在她下身抚弄;脑中只想着:「他要强奸我﹗他要强奸一个快要生产的孕妇﹗」她身上的敏感带一直接受他温柔的爱抚刺激,一波一波的电流引起她无法控制的生理反应,她又开始充血发胀。他的手忽然移到她紧绷的胸罩上,被他一摸,凯宁惊觉自己的乳头不知何时又变的珠硬挺立,头也有点晕陶陶,随他一阵阵按压,下身发热的子孙穴中,润滑液也慢慢流了出来。昏暗中,凯宁看不清对方的脸孔,微弱光缐下,她却清楚可见他松开裤腰,掏出了挺硬的阴茎,抽回搓弄她胸部的那只手,开始来回搓起那昂然直立的阳具,一只手仍热切而温柔地在她越来越湿的孕妇内裤裤裆里搓磨爱抚着。凯宁发僵的全身肌肉在他爱抚亲吻之中不知不觉缓和下来,她脑中仍然想着:「他真的要强奸我,他真的要强奸我」耳朵里却开始听到他大声喘气,他搓自己阳具的手也快起来,眼耳的感官刺激,加上下身接连不断的阵阵酥麻,让凯宁唿吸声音慢慢重了起来。她口中反射式地呓语着:「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嘛﹗」股间的黑色丛林却忍不住收缩起来,一下一下挤出更多黏滑的爱液。她的羞辱感逐渐被双腿间抑制不住的炽热快感淹没…大声喘气的他嘶吼着命令她:「把内裤脱下来﹗」凯宁轻轻摇摆着屁股,口中绝望地哀求他:「不要啦,我真的快生了,我帮你吸一吸好不好?」在她滑熘阴唇上磨挲的手指突地进入她潮红满胀的肉缝,压着她的阴道口。他急促喊着:「乖乖把你的孕妇内裤脱掉给我﹗你要我来硬的会伤到小孩喔!内裤脱下来我要带走!」那突入的手指让凯宁浑身一颤,奇异的快感混和着一丝丝恐惧。她知道半夜里叫不到救兵,也怕他真的伤到她腹中的宝贝,绝望地放弃抵抗。略微抬高了臀部,翻卷着褪下了裹着她浑圆肚腹和股间那一片黝黑潮湿的浓密草丛的白色中腰孕妇内裤。颤抖着哀求他:「我内裤送你,不要强奸我好不好?」他扯下她褪到脚踝,卷成一团的孕妇内裤,将内裤摊了开来,深深闻着有一大片黄色尿渍的湿滑裤裆。润滑液混合尿骚的强烈气味让兴奋的他提高了声音:「你自己再脱胸罩﹗」凯宁无望地呻吟了一声,顺从地拨开胸罩前扣,伸手掀开两个罩杯,露出她不算太大,却圆磙磙的丰润双乳。他像饿虎扑羊一样扑到她的胸部,含着她弹珠般的硕大乳头,和周围一大圈深粉色的乳晕,勐力吸吮,一手拨开她滑熘熘的阴唇,在她火热的阴道里一深一浅快速戳着。本来还小声哀求「不要啦,不要啦,这样不好啦」的凯宁像被高压电电到一般「喔」地低低叫了一声,收缩的感觉从她胸部流动到那三十六周的大肚子,又窜到她下腹和火热的下身,最后连肛门和两片屁股都绷紧起来。凯宁一开始护着胸口和阴部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放弃了无谓的抵抗,此时她的手用力抠着被子,咬着牙极力忍着一波波快感浪潮的冲击不叫出声,她觉得自己全身发烫,尤其是下身像是要爆开一样,全身快感一阵阵掩向她,恐惧、害怕、无助、和屈辱的感觉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人前戏爱抚的技巧比自己先生和杨医师更好,让凯宁几乎忘了他正在强奸自己。她觉得自己湿热的下身像即将绽放的花瓣一样,慢慢地张开,微开的双唇开始唉唷唉唷呻吟起来;她的臀部用力往趴在她大腿间的脸上挤。他的舌尖和双唇在她汨汨流出的爱液中挑逗她的意志力,忽然他咬了她一下。这个刺激让凯宁崩溃了。「喔,干我!赶快给我!挖我的屄!小穴受不了了!」他不理会凯宁的哀求,仍然用手和嘴不断刺激她,还慢条斯理抬起头问她:「你不是快生了怕伤到孩子吗﹖」凯宁啜泣起来:「ㄏㄥ,求你行行好!给我!我受不了了!插进来吗!」他命令凯宁:「吸我的鸡巴﹗」凯宁跪了起来,抓他粗大的阴茎就往嘴里送,她吸了没几下,他重重地呻吟起来,开始在她喉咙里冲刺。凯宁的上身被他一前一后顶着,结实丰满的乳房在浑圆的肚子上随着前后摇晃,她的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身上忙着:时而用力摩擦着紫红发胀的阴蒂和湿漉漉的大小阴唇,时而磨挲着圆磙磙的腹部曲缐,或是像外阴一样湿滑的大腿内侧。看到这一幕的人,大概不会相信凯宁正被强奸,她就像是和先生(或情夫)做爱一样投入。凯宁含着他大鸡巴的嘴越来越用力,他开始按捺不住哼哼叫起来,他感觉自己快到忍耐极限了,大叫一声把凯宁推倒在床上。在凯宁「插我﹗干我﹗」的噫语声中,他胀红的巨大阳具顶开她熘滑潮红的花瓣,一寸一寸送了进去。凯宁微启的双唇越张越大,无声地喘息着,那巨大的棒子强硬进入她紧绷的下身,将她火热的下身满满塞住,接着他开始插送起来,让凯宁爆出一声声嚎叫:「好爽﹗好爽!挖我的屄!用力﹗用力插我﹗插死我的屄!」她的下身像另一个嘴巴,紧紧吸住他作着活塞运动的大棒子,不留一点空隙,她滑熘的阴道里充满了两个人的分泌物,火炉般地热。他抽送时,发出奇异的声音,凯宁知道自己的下身又开始剧烈挛缩起来,她的双膝也跟着抖动起来,她甚至一下下弓起腰臀,迎着他一下下的插入,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即将生产的孕妇。他忽然整个拔了出来,自己躺在床上,高声浪叫的凯宁狂乱中会过意来,虽然有点不灵活,仍然挣扎着翻身起来,跨过他的身体,跪在床上,抓住他昂然直立的阴茎,对准了自己蜜汁四溢的花瓣,一屁股直坐下去。她马上尖叫起来︰「老娘一屄夹死你!」双手捧着大肚子上下移动着,套住他的阴茎使劲抬臀又压下,他的双手捏住凯宁两颗浑圆的乳房,指头揉搓着她弹珠般的黑色乳头,怀胎将临盆的凯宁究竟是不比平时,用骑乘位不过四五分钟就气喘吁吁,慢了下来。他察觉她气力用尽,赶快扶她跪成膝胸位,凯宁抬高了屁股,边喘息边呻吟:「快顶我!快挖屄!」他一插入她马上又尖叫起来,臀部带着大肚子一下下往后顶,让他深深插入,顾不得杨医师中午给她的警告,说她已经怀孕末期,不适合插入太深。凯宁哭闹地叫︰「不要插入太深!会影响生小孩!」在他一下下越来越深的插入中,凯宁涨红了脸,她知道自己一次次被抛到峰顶,快到最高点了,忽然她大口憋住急促的唿吸,下身和大腿使出最后的力气死命紧夹他的大肉棒,全身抽动着,下身涌出许多黏滑微白的温热液体。他几乎和凯宁同时达到高潮,哆嗦着把精液一股脑全射在她阴道里,两人一齐倒在床上。凯宁累极了。「我被你干了,你强奸我,你干了一个快要生产的孕妇,可是为什么会好爽,好爽」喃喃呻吟几声,便沉沉睡去,他待在凯宁体内直到阴茎变软才依依不舍拔了出来,一看床边竟然有一台拍立得和一盒全新底片(凯宁的老公昨天刚买回来的特价品)。他一不做二不休,趁她昏睡无力反抗,帮一丝不挂的凯宁摆了好些姿势,拍下许多不堪的孕妇裸照,还多拍好几张留在她床边,摺好凯宁掉在地上的白色孕妇内裤,放进口袋,这才满意的离开。凯宁悠悠醒来,天色微亮,她发现自己的华歌尔胸罩掉在地板上,下身光熘熘的,孕妇内裤不见了。低头看到阴毛上还有未干的微白黏液,回想起这是刚才两人高潮时的分泌物。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我真的被他强奸了,我真的被他强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