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刘成今年38岁,是一家集团公司的中层干部。年轻时,他的妻子不幸难产而死,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那时的他事业处于低谷,加上怕女儿被后母虐待,因此一直未娶,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转眼十六年过去了,看着女儿一天一天变得亭亭玉立、乖巧动人,他虽然难免寂寞,却无比欣慰。今天,他难得的业务发展顺利,提前出差回来,想要给女儿一个惊喜。多年来,父女俩不断地给生活制造一点乐趣,虽然家庭不完整,过得却是很开心,这次惊喜也算其中一部份。打开钥匙开了门,发现家里没有人,空荡荡的,刘成难免有点失望。还是先洗个澡吧!他随手关上大门,拉开了浴室的推拉门,走了进去。「语纱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不会收拾呢!」看着浴室里因为随手乱扔而显得凌乱不堪的睡裙、内裤、丝袜、奶罩,刘成不由无奈地苦笑。他随手准备把东西收拾好,但把手抓向内裤时,发现上面有些微的女性分泌物痕迹,显然女儿刚换下内裤没多久。『女儿长大了?』他突然犹如电击,脑海里浮现着女儿玲珑的身体曲缐,几天前和他撒娇时还用结实饱满的双峰蹭到自己的背了呢,只是自己当时没注意到而已。在迫窄的厨房空间里臀部还多次隔着衣服和他的肉棒亲密接触呢,那勾人的桃花眼,似乎无时不刻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小妖精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迷人的?看起来媚骨天成的样子,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步入她妈妈的后尘。』他想起她风流成性的妈妈,与村里的无数男人传过绯闻,最后,在声名败坏之后,嫁给了老实木讷的自己,逃离了乡村,一起进城打工。「若兰……」王成喃喃低语,不由自主地举起手中女儿的内裤,放在鼻尖感受着少女阴部所散发出的特有气息,女儿的味道和母亲的味道结合到了一起,他已经分不清。他开始轻轻地舔舐着,手不由地伸到了裤子下面,解开了拉链,抚慰着自己的器官……浴室已经消失了,他想起自己躲在迫窄的楼道内,看着妻子用雪白娇嫩的身体侍奉着秃顶的老男人,为自己换来了如今的工作,在妻子一阵一阵放浪的叫床声中射出了自己的体液。「嘻嘻,拿开你的脏手!」突然传来清脆娇媚的女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女儿回来了!多年职场风浪的锻炼让他遇事能极冷静地思考,穿裤子肯定是来不及的了,也许会有慌张的表情流露出来,他作出了最正确地选择:轻轻地拉上浴室的门,从后面反扣上,浴室的百叶窗能看清外面的情况,而里面的情况则不会泄露出去。很快就有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门打开后,女儿和一个男孩一起进来,男孩搂着女儿纤细的腰肢,伸手在女儿胸上肆无忌惮地揉搓着,女儿浪笑着拍掉他的手:「大力,别这样,门还没关呢!」这还是那个平时在自己面前乖巧听话的女儿吗?难道那一直是她的伪装?她的本质和她母亲一样?一想到自己养了十六年的女儿在其他男人面前娇媚放浪、婉转承欢的样子,王成感到无比的愤怒,不过,他显然没注意到自己的肉棒又变大变硬了许多。「都被那么多人操过了,还怕被人发现么?小骚货!」那个叫大力的男孩虽然这样说着,还是去关上了房门。两人很快地激吻在一起,大力边吻着女儿,边用大手在她全身摸索着,双手从背部往下摸到了女儿娇俏的屁股,很快伸进百褶裙里面,突然充满惊喜地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慢慢地手在屁股内大力地揉搓着,掀起了短短的裙摆,王成这才发现,女儿在短短的百褶裙下,居然什么也没穿!他的肉棒不由得跳了跳,情不自禁地解开了西裤,露出坚硬的男性雄伟。大力掀起女儿的百褶裙夹在女儿的腰带上,手开始抚摸女儿湿淋淋的小穴,女儿挣扎几次无果后就任由他摸着。良久,两人唇分,一股淫靡的丝缐慢慢从两人嘴边拉长,直至断裂,弹在女儿的嘴角边上,女儿淫靡地伸出丁香小舌,舔掉爱郎留下的津液,咽了下去,看得大力一阵激动,又是一阵索吻。大力拉开了女儿的水手服下摆,解开了女儿纯白色的bra,像揉面团似的搓着女儿雪白坚挺的乳峰。拿出刚放进女儿小穴里的左手在嘴边嗅了嗅,又放在女儿嘴边,女儿乖巧地伸出舌头把上面的黏液舔干净。「刚才文扬射进去了没有?有没有他的味道?」大力问道。「怎么,吃醋了?上次你们四、五个人操我一个的时候,你还不是顶着别人的精液进去的?」女儿有些生气了,推开了大力,扭过头去不理他。「别这样嘛!你和多少人玩过我都不介意的,只要你心中有我就行。」大力急忙讨好地抱住了她,娴熟地挑逗着女儿,很快让她忘却了刚才的不愉快。「怎么没穿内裤?」大力问道。「刚才文扬非说要拿去收藏,作纪念去了,我五千元一条卖给他了。」女儿答道。「文扬真舍得花钱!」大力不由得瞠目结舌,「不过,真正舍得花钱的是那个新来的吧,这件裙子是用他的钱买的吧?」大力继续问。「是啊,给了他一点小甜头就送了五万元呢!」女儿答道。「你被他操过了吗?」大力问道。「他呀,是个雏,姐姐的暗示都这么明显了,还是不明白,活该做一辈子屌丝。嘻嘻!」女儿笑道。「哈哈,有钱又怎样,心中女神还不是乖乖在我面前撅着屁股被我操!」大力说得兴起,又抱住女儿,拉起她的百褶裙,让她趴在地上撅起屁股。「不行!」女儿突然想到什么,站起了身体:「我先去洗澡了,我洗完你再洗。」说着急匆匆地往浴室赶来。